看哭了!一个剪10年长发一个弃大学梦大驻马这俩闺女的做法感动了

发布日期:2022-05-10 20:3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原标题:看哭了!一个剪10年长发,一个弃大学梦,大驻马这俩闺女的做法感动了无数人

  “妈妈,父亲和我们姐妹俩都喜欢听你唱歌,你快快好起来吧,继续唱歌给我们听。”昨天,记者在驻马店市中心医院肿瘤科看到关坤坐在母亲的床头,偷偷地抹眼泪。关坤告诉记者,曾经她也有一个幸福的家,可就从母亲被查出患有乳腺癌的那一刻,一切都变了。

  关坤今年26岁,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,自己还有一个正在上初中的妹妹,奶奶也跟他们生活在一起。关坤告诉记者,父亲关万龙在市区一家工厂打工,母亲黄翠兰由于身体不太好,一直没有参加工作,但是却把家里的老老小小都照顾得很好。母亲很乐观,喜欢唱歌,家里总是充满了欢声笑语,邻居们都很羡慕。

  本以为这种平凡快乐的日子会一直持续,但是幸福却戛然而止。2017年6月20日,黄翠兰因为持续的胸痛去市中心医院看病,一系列检查之后,医生给出的答案却不乐观,初步诊断为乳腺癌,建议去郑州复查。随后,关坤陪着母亲去郑州检查,结果犹如晴天霹雳。

  浸润性乳腺癌伴高级别原位癌,属于免疫分型HER2型,这预示着癌细胞进展快,及容易复发和转移。而且癌症已经到了中晚期,医生建议必须立即手术。全家人拿出所有的积蓄,东拼西凑,给黄翠兰做了乳腺切除手术。

  手术后,医生强制给黄翠兰注射赫赛汀,因为只有这个针才能维持黄翠兰的生命。医生建议,每个月一支,每支2.3万元的天价让他们望而却步。

  一夜之间,关万龙愁白了头发,他作出一个大胆的决定:卖房子。他把房子信息挂在网上,黄翠兰知道后,坚决不同意。“如果我不在了,你们连个家都没有了,你跟咱妈、咱闺女住哪?”黄翠兰急哭了。“没有你,哪还有家?当然是命要紧。这一次听我的。”关万龙这个坚强的汉子也留下了眼泪。

  关坤告诉记者,在她的记忆里,从小父母感情都很好,从来没有红过脸。偶尔有分歧,父亲都是让着母亲,但是这一次,父亲却没有让步。

  在病房里,关坤为母亲梳理头发。黄翠兰突然哭了出来。“你真是傻孩子。”黄翠兰责怪关坤。原来由于做化疗,黄翠兰的头发开始脱落,要不了多久,头发就会掉光。关坤怕母亲难过,剪掉了自己齐腰的长发,并拿去做了假发,准备等母亲头发掉光的时候,给母亲戴上。“关坤从小都爱美,更视头发如命。她的头发都留了十年了。”黄翠兰说,关坤的头发又黑又亮,平常走路上都会有很多人问。也有很多人出高价买关坤的头发,但是她都没有舍得卖。但就在不久前,从母亲掉发开始,她忍痛减去了自己十年的长发。

  目前,黄翠兰身体异常虚弱,由于化疗,自己已经没有进食能力,只能靠输液维持生命。接下来,还要做至少8次化疗,每次化疗的费用大概为3万元。这些对于这个已经负债累累的家来说,根本负担不起。

  “家里的老母亲知道妻子的病后,受了刺激,也卧床不起。”关万龙说,家里一下子多了两个病人。平常白天都是大女儿陪黄翠兰多一些,因为自己要工作,如果请假,就没有工资,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都没有了。照顾自己母亲的重担就落在了小女儿身上。希望能有好心人帮自己渡过难关,救救这个家庭。

  即将收到安阳师范学院的录取通知书,可平舆县玉皇庙乡学佃村白庄的徐婷婷怎么也高兴不起来。8月9日上午,她还在解放军第159医院烧伤科重症监护室外,隔窗遥望被烧伤的妈妈。她的大学梦,有可能因为此前的一场爆炸事故而破碎:6月21日早晨,妈妈起床做早餐,没想到家里的煤气罐爆炸了,全身81%面积被烧伤,至今已经用去了近60万元的治疗费。父母原本给她准备好上大学的钱,如今也都成了妈妈的医药费……

  徐婷婷的爸爸徐留新告诉记者,他的两个孩子都在平舆县城上学,孩子的妈妈郭小衬在县城租房照顾孩子。6月20日,郭小衬带着参加完高考的女儿和参加完中考的儿子回到白庄。由于长时间没在家开伙做饭,她便买了一套新灶具。第二天早晨,43岁的郭小衬如往常一样为孩子们做早餐,然而一场意想不到的灾难悄然降临。随着郭小衬的一个打火动作,厨房里发生了爆炸:煤气罐泄漏出来的煤气被点燃了。沉浸在睡梦中的徐婷婷和弟弟被巨大的爆炸声惊醒,婷婷发现自己卧室的玻璃全被震碎了,随即听到从厨房传来妈妈的惨叫声。在邻居的帮助下,郭小衬被及时送到了县城医院,然而由于病情严重,随即又被转送到解放军第159医院。

  入院至今,郭小衬已经动过3次手术了。虽然已经治疗了一个多月,但郭小衬还没有脱离危险。接下来等待她的还有后续的多次手术。

  听到家里传来的噩耗后,在外务工的徐留新急忙赶到医院。“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来救妻子,我不会放弃她。”他坚定地说。

  几年前,徐留新在外打工遭遇一场车祸,五根肋骨骨折,肺部曾被扎破,至今无法干重活。这个原本就不幸的家庭在这场爆炸中已不堪重负,从郭小衬入院治疗到8月9日,已经花了近60万元钱。徐留新说,出事后,他借遍了亲戚朋友的钱,向医院交了50万元治疗费,目前还欠医院9万多元。后续的治疗费已是这个家将要面临的严重考验,徐留新表示,自己实在是没办法了,才向社会求助。

  徐婷婷今年参加高考,以496分的成绩被安阳师范学院录取。她说,成绩的取得与母亲的精心照料分不开,“高考前,妈妈把我照顾得无微不至,让我没有任何负担走上考场。如今妈妈却躺在病床上……”说着,眼泪在徐婷婷眼里直打转。

  妈妈的事情发生后,徐婷婷已有放弃大学梦的打算。她对爸爸说:“我不想上大学了。妈妈的病已经让家里快揭不开锅了,我再上大学,会给家里带来更重的负担。我想出去打工,为家里减轻一部分压力。”对于女儿的说法,徐留新却不赞同。他告诉女儿,妈妈在家照顾你们姐弟俩,就是为了让你们好好学习,将来考上大学。等妈妈出院,知道你因为她而放弃了上大学的机会,那她该多伤心啊。

  除了妻子的病情,目前让徐留新操心的是女儿上大学的费用,他希望有热心人士能帮他一把,渡过目前的难关。(记者 田立东)

  让我们为这个困难而又一直在努力的家庭献出一片爱心,为这个怀揣梦想的女孩点亮大学梦。如果您想帮助这个不幸的家庭,请您伸出援助之手,拨打徐婷婷的电话,或者加她的微信号xty。文艺汇聚彰显中国风